holder

裸体追杀令

「逃掉了,逃掉了,哇,耶,哇……呜。」我不禁欣喜若狂的叫出声。 「太不可思议了,我们安全了,还弄了那么多的钱。」由佳大叫着。 「多少钱?多少钱吶?」晶子驾驶着这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部水上古普车,她大叫着。 「很难算,很难算,很多就是了,我们发财了。」我说。 检视了这一次冒险跑这趟的收穫,除了岩田所说的五仟万之外,北篠薰的三个手提箱里的钱、北篠薰的契约和龙太郎的钻石,还有以前弄来的那些钱,我们每个人至少都有五六仟万的身价。 想到已经脱离虎口,我疲惫得昏昏睡去,裕子和由佳也都閤上眼了,只剩直美和晶子在驾驶,这部吉普车的水上速度很慢,我都几乎快睡着了,还没开到陆地。 「到底到了没有啊?」我问。 「这车很慢,还没开到码头呢!」直美说。 「哦,还没开到码头吗?怎么这么慢?」我昏昏沈沈的,突然间。「不对呀,开去码头干么!赶快往沙滩开。」 「为甚么开去沙滩?那边……」直美说到一半,突然远处一声枪响,把全车的人都惊醒过来,接着又传来数声枪响,好几发子弹打到车窗玻璃。 「往沙滩开,我们赶快还击。」我说。 我回头见到后面远处有几盏闪着强光灯的快艇正快速接近中,我举起手枪展开还击。 裕子和由佳也都拔枪还击,顿时双方各响起「碰碰」枪响。 这吉普车还是稳稳慢慢的前进,但那些快艇却移动的非常快,我怎么样也瞄准不到它,倒是这吉普车中了几发子弹。 「有没有人受伤?」我问。 「没有,赶快开,他们越来越近,快到射程以内啦!」裕子大叫着。 我回头看车前,到底沙滩快到了没!但是前方仍是一片漆黑,我失望的回头,没想到这一转头,那些快艇已经相当逼近,几乎可以看见快艇上的人影。 我举枪随着那快艇的摆动而对准枪上的准星,瞄了很久,在较有信心的时候开了一枪突然那艘快艇上有人跌落海中,不知是不是真的被我打到了。 「坐稳了,要上沙滩了。」直美在这时大叫。 突然整个车身剧烈震动,我和裕子、由佳全都摔倒。 「我出去把气垫放掉,看我的手势往前隍 7d。」直美对着驾驶的晶子说。 她跑出车外,正要把吉普车下的气垫放掉。 「掩护她,掩护直美呀!」我大叫,顾不得这一跤摔得多疼,仍是对海上那些快艇开枪。不过几秒钟,这吉普车动了一下。 直美开了车门上车,这吉普车又快速的向前开动,在陆地上跑,这吉普车快多了。很快就把快艇上的强光灯抛得远远的,经过一阵颠簸,漆黑的树影笼罩过来,我就看不到快艇上的强光了。 「我们安全了吗?我们安全了吗?」我真是余悸犹存。 「这次真的安全了,我们开上公路了,我就不信那些快艇也能开上公路。」直美说。 「哦,我的天吶!我快吓出心脏病了,下一步要怎么办,我全忘了。」我说。 「先把这些钱带回别墅藏起来,再另外找一个地方把吉普车也藏起来,那些人说不定看到吉普车的车牌了。」直美说。 「还好我没用我那个别墅的地址来登记这辆车。」裕子说。 「找个隐秘的地方,把这辆车藏起来,然后我们暂时躲起来避避风头。」晶子说。 「把那几片拷贝后的光碟都寄到各大媒体,让他们无所遁形。」由佳说。 「也好,否则我们得避一辈子风头了,耶!大家想一想这些钱藏那里好。」我说。 「嗯,由佳,妳以前那个初中母校后山,能不能藏东西?」裕子问。 「可以,我了解那里的地形,也知道有个地方很隐秘,可以藏东西。」由佳说。 「好那就先回别墅,别墅比较近,由佳那所初中比较远。」裕子说。 晶子将车开上山,因为在我们别墅往下望就可以看到这片沙滩,经过好几分钟,终于到了别墅,我们将得来的那些钱财藏在假山旁的一个铁箱之中,再把铁箱覆土,盖一些落叶杂草,让它看起来是假山的一部分。 「好了,直美,妳们开吉普车,我开我的敞蓬车,分两条路走,妳走山路,我往城巿里走,我们在由佳初中的后山碰面,妳知道吧?由佳。」裕子说。 「我知道,妳会把车停在『怒尻』。」由佳说。 「对,就是这样,赶快分头进行。」 裕子独自一人开着她的敞蓬车往街上走,我们四个人坐吉普车走山路。由佳她说的那所初中其实就在这座山的后方,只要越过这座山,就可以到由佳的那所初中了。 山路是比较崎岖的,晶子开着车在山上绕,过了很久,都还在山路里面。 「由佳,晶子有没有开错路?」我紧张的问着。 「这条路本来就很偏僻,等一下还要走更崎岖的路呢!我来帮晶子看路吧!」由佳指示着晶子在那些乌漆抹黑的山路中行驶。 「坐稳了,路很不好哦!」由佳话才说完,马上感受到车子非常剧烈的摇晃。 我们四人都紧紧抓住这车上可以抓的握把。这时,突然有一架小飞机飞过吉普车上头,强力的採照灯搜索着地面。 「有直升机,他们出动直升机了。」由佳惊慌得大叫着。 我头探出车外向上看,那飞机已经飞得很远了。 「不是直升机,是有机翼和螺旋桨的那种小飞机,可能是有人在夜间驾驶吧!」 「我看过一部影集,里面演的人说,夜间驾驶这种小飞机是很危险的。」 我听直美说着,怀疑的再探头出车外,注意看着天空中的动静,这里的大树很多,挡住了我大部分的视线。 「没看到了。」我头缩回车内。 「再看一次,我们两边都看。」直美说。 「好。」我回答她,然后再把头探出车外,这次我要看久一点。吉普车的车灯把四週照得很亮,这四週确实很偏僻了。我擡头向上望,没多久,漆黑的树影当中出现亮光,一下子那亮光更大、更明显,那飞机就出现在车前十二点方向的天空,我凝神注视那飞机,似乎也有个黑影探出飞机外,我直觉的大叫。 「小心,他们要开枪了。「 吉普车突然又剧烈的摇晃,晶子在山路上蛇行。随即「哒哒哒……」的自动步枪的声音,步枪子弹打在地面上,我看见子弹打在地面冒出的火花和烟尘。子弹扫过车旁,他们并没有打到车子。 「飞机飞到后面去了。」 「赶快开,他们回头来还要很久。」 这时晶子加足马力,车子晃得更厉害,我的头跟车窗车顶不知碰撞了多少次。 那小飞机很快又绕过头来,可能他们已经确定这车上是载着我们,我勉强的把手枪靠着车窗,利用车窗来固定,瞄准越来越接近的小飞机。 那盏强力探照灯太明显了,等飞机一接近,我就开枪了,几乎和飞机上的人同时开枪,不知道自己的射击技术竟然还这么准,我只有「碰,碰,碰」三声,手枪的枪机就弹不回来,子弹已经射完,那盏探照灯被我打碎。 「啊,小心要翻车了。」晶子大叫,随着一阵天旋地转,这吉普车翻了过来,我撞到头昏了过去。 「加奈子,妳赶快出来啊。」等我恢復了意识,是直美在叫我。 「直美,直美,把我拉出来,我脚卡住了。」 直美拿着手电筒正照着我的脚。「妳的脚卡在椅子下面,妳膝盖往内弯,脚就可以伸出来了。」 我照着直美说的做,果然脚就可以伸出来了。 「赶快爬出来,我闻到汽油味了。」 我挣扎的爬出车外,看见晶子和由佳都已经脱险了。 「赶快跑,车要爆炸了。」晶子大叫着。 我跛着脚跟直美她们往大树后面跑,才跑到大树后面,后面就「轰隆」一声,吉普车车爆炸起火了。 我回头看着燃烧着吉普车的熊熊火光。「现在不用藏那辆吉普车了,咦!那边怎么还有一团火,是甚么东西在烧。」 「妳把那台飞机的灯打掉了,可能看不见前面,卡到树就坠毁了。」由佳轻描淡写般的说着。 「这里有火光,那些坏人一定会派人来找我们的,赶快走。」 直美用手电筒照着地面,这里已经找不到路了,只好往下山的方向走。 在山上摸索了许久,仍然找不到路,突然我看见前方不远处有着一点一点的亮光。 「直美,关掉手电筒,蹲下来。」直美照我的话做,我们都蹲了下来。 「怎么回事?」 「妳看前面那是甚么?」我指着前面那一点一点的亮光。 这时远处传来说话声:「老大,她们的车子翻过来而且烧起来了。」 「赶快给我找,今天晚上非把她们找到不可。」那声音是岩田敏郎。 「他居然没死,难道是他抢到那片光碟。」裕子轻声说。 「先别管这些,被他们捉到是非死不可,大家要留神了,直美,妳那边还有枪吗?」我轻声问着。 「只有一支霰弹枪,一发子弹。」 「妳判断他们有几个人?」 「大约十五六个人。」 「嗯,我想到有三点,第一、他们不是每个人都有枪,第二、他们要到这里来一定要开车,第三、他们可能都有冰晶的毒瘾。我这里还有几根冰晶,先一人一根。」我把这冰晶分给大家。「我们要分成两队,由佳和晶子一队,我和直美一队,两队不要分得太远,我们一定要把他们开来的车子找到。」 「好,分开,快去找车子。」 我和直美朝着那帮歹徒走来的方向摸黑爬去,在这树林子里不开灯,根本看不见前方一公尺以外的任何东西。那些手电筒的灯光越来越近,他们移动得很快,非常积极的在找我们,可能猜想我们带着巨款和从北篠薰、龙太郎那里得来的财物。 人声越来越近,手电筒的光线几乎没有放弃任何一个角落。 「他们找得很仔细,我怕我们会被找出来。」直美轻声的说。 「唉呀!糟了,岩田敏郎非常恨妳,万一我们被发现了,他一定饶不了妳。」 「是啊,彼此彼此。」 这时有几个人离我身边已经非常近了,我听见他们说。 「那些女人一定就在附近,大家仔细找,她们带很多钱在身上。」 我和直美尽量压低身体,避过他们的视线和手电筒的灯光。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声音。「我捉到两个了,这里有两个。」 我和直美都开始紧张了,可能晶子和由佳被抓住了。 「把他们带过来。」近处有人下了命令,但声音不像岩田。 「这边,这边还有两个。」说着,一盏手电筒灯光照到我这边来。 「出来,出来,还不出来。」有个人手上拿着武士刀吆喝着。 我站起来,并且把直美那支霰弹枪的子弹退出来塞进裤档,霰弹枪举在头上。「出来就出来,谁怕谁。」 「走,枪给我,过去,老大,我捉到两个了。」 直美和我走出来,晶子和由佳也被捉了过来。 「说,那些钱呢?赶快拿出来。」有一人吆喝着。 「有些在车子里被烧掉了,有些是带出来了,可是掉在路上。」我撒谎骗他们。 「那我们老大的那些钻石呢?」又有一人吆喝道。 我心想,你老大不是岩田吗?几时变成龙太郎了,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还在车上,那种东西挠不掉的,等火熄了,你们一定找得到的。」 又有几个人向这里逼近,越来越多的人聚拢过来,岩田敏郎也出现在这群人里面,他头上脸上都包着层层纱布,手上脚上和身体也都有包扎,那白纱布上还有血迹。 「妳们的另外一个人呢?妳们不是有五个吗?」 「她,她。」我假装号啕大哭的蹲在地上,直美她们见我演戏,也跟着蹲下来。「她没逃出来,还在车子里,哇……。」

「搜她们身上,看看还有没有甚么东西。」 「干脆把衣服全给脱光了。」 这些歹徒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伸手来剥我们身上的衣服,几个人制住了直美,强脱了她的黑T恤和短裤,扯断了她的乳罩,她的三角裤也被撕裂了。直美被脱得一丝不挂,她挣扎得站起来,手电筒的灯光照在她身上,她羞愧得一手遮住了乳房、一手蒙住下体。 「不必你动手,我自己脱。」我说,并且自己自动脱衣服。 我转头探视两边受难的我的室友,由佳被一把武士刀抵着脖子,不得以也只好自己脱,这时她正好脱掉三角裤。晶子站立着,任由几个歹徒用武士刀割破她的衣服。 「老大,她们身上没甚么值钱的东西啊!只有一些女人用的东西.和一把冰晶。」 「冰晶!」这时有好几个人发出倒吸空气入牙缝的声音。 「我有两三个小时没吸了,不吃也不敢喝,一直流眼泪﹐打哈欠。」 「我也是啊!老大,不如这样,我们就在这里把这几个骚娘们给干了,等那烧车的火熄了,再去找钻石吧!」 「好吧!这里有冰晶,自已来拿,别给这些娘儿们太多,只给一点,让她们憋死。」 「老大,我有一个主意,不如来玩狩猎的游戏.像这样……。」 「嗯,就照你说的做。」 几个歹徒拥上来,把我们的手向后拗扭,把一些冰晶粉末吹进我们鼻子里。 冰晶的药力已经开始发作,但我们都尽力抑制着。岩田敏郎跛着脚,一拐一拐的走到直美面前,他一把抓住直美的乳房,用力柠着,手臂上的白纱布渗出红色血迹。 「妳……,妳……」岩田敏郎额头冒出豆大的汗,喘气也不均匀。 直美胸部甩了一下,甩掉岩田的手,岩田颠了一下,脚步踉跄差点跌倒。 「哈哈哈,跟她有仇报不了,很气对不对,妳们这些娘儿们可以先跑,等一下我们就去追妳们,被我们追到了,就先奸后杀,还不快跑。」 一听他们老大这么说,我们四个拔腿就跑,不管路上跌倒多少次,我们总会互相扶持同伴,然后没命的往下坡的方向跑,直到四个人都累了,才停下来喘气。 「怎么办?怎么办?」 我回头看,好几个手电筒的灯光在移动,那些人已经开始追来了。 「上树吧!爬到树上去,我快憋不住了。」由佳轻声说。 我摸摸四週围,拉着旁边的同伴的手,向前走了好几步,突然额头撞到硬物,摸摸那硬物,是个很粗的树干。 「这里有棵大树,来,爬上去。」 我手指交叉合成环状,让同伴先爬上去,这时四週全是漆黑一片,就算很近的看,也看不出身旁是谁。这时我摸摸地上,捡来一颗颇大的石头。 「直美,拿好这颗石头,我在下面做饵,妳看准了,就往那人头上砸去。」 我把石头往上举,有人从我手上接过石头,但她没出声。我蹲下来,从我阴道里把霰弹枪子弹拿出来,那颗子弹是湿的。冰晶的瘾虽然在发作了,但是我的生命力和意志力克制着,只是轻轻揉着阴蒂,等第一个人来上勾。 那些手电筒灯光散开来,一盏和一盏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不像刚开始的时候是几盏聚在一起,我发现离我最近的一盏,他光线扫射地面的光线已经距离我很近了,我静静的倒卧在地上,等他靠近。没几秒钟,光线扫过我的身体,光线又扫回来,照着我的屁股,接着我听到奔跑的脚步声。 「我找到一个啦!这女的身材很好,赶快赶快,我等不及了。」 那个人一手搂着我的腰,一手扳起我的大腿,手电筒灯光照着我的阴部,他身体向前一压,阳物就插进了我的体内。 「嗯……,把灯关掉,会引别人过来的,哦……哦……。」 「不行,妳们这些女人太聪明了,一定有甚么阴谋。」 「还有甚么……阴谋,不就是为了活下去,我中了冰晶的毒瘾,一定要有男人的。」 「耶!有道理。」那人说着就把手电筒关了。「我们谈条件吧!我救了妳,妳怎么回报我。」 「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还谈甚么回报,当然……。」讲到这里,突然「咚」的一声,一颗大石头从树上掉下来,砸到那人的头,他倒向一边,昏了。 「怎么那么慢,害我跟他废话那么多。」我赶快关了手电筒,并对树上轻声的说。 「很难瞄准吶!」那是由佳的声音。「换我下来斗斗他们了。」 由佳从树上滑下来,她在那个昏倒的人身上找东西。 「他身上有打火机、一条长绳子和一把刀子,这些东西都可以拿来利用的。」由佳说。 「怎么利用法?」我问。 由佳把她的计策大约的讲出来,经过我们一会儿的讨论,决定了这计策的大致方向。直美和晶子从树上滑下来,我们排成一列,双手着地的爬行,直美走在最前面,她负责找路,我跟在她后面而且脸几乎贴着她的屁股。 现在我们在暗,而那些蛋在明,这时不断传来他们吆喝的「心战喊话」,而我们的心里却真是害怕再被捉到。 直美停下了脚步,她说;「绑在这里。「然后直美将绳子绑在树干上,绑好之后,我们向后退,由佳到前面来当饵。 不一会儿时间,一盏手电筒灯光照到由佳了,她坐在地上,两腿打开着,拿手电筒的那人快步奔来,直美算好时闲把绳子拉紧准备绊倒他,刚好又有一盏手电筒光也照到由佳,我帮直美把绳子再拉紧一点,那第一个人果然绊到绳子,整个人几乎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惨叫了一声。 尾随而来的第二个人,快步的跑来,听到惨叫声停下来,刚好就站在绳子前面。我确定他没有看到绳子,脑子里浮现了把绳子当长鞭的方法,于是我甩动那条绳子往那人的脸部打去,只听到「啪啪」声响和那人的叫声,他手电筒也掉了,人也倒在地上,这时裕子把一颗石头扔过去,传来「哟」的一声,一切又静下来了。由佳和晶子分别捡到手电筒,并且关了灯光。 「搜他们身上。」我说,并且赶去搜第一个摔倒的那人身上,结果他身上有一支霰弹枪,也就是拿了我那把霰弹枪的人,我把子弹装进枪里。 「进行第二个计画。」由佳说。 直美解开绑在树干上的绳子,然后把我们现有的三支手电筒绑在绳子上,手电筒之间都有些距离,然后打开手电筒的灯光,由佳和晶子拉一边,我和直美拉一边,假装这三盏灯也加入了搜寻的行列,但是我们却完全跟其它灯光走相反的方向。 这时候我们只想离那些人远点,逐渐的,那些坏蛋的灯光已经远得看不见了。这时远处传来嘈杂的叫闹声,已经很远了,听不到究竟在说些甚么,突然「碰」的一声枪响,响声划过夜空,迴盪了许久。 我和直美紧张的抓着绳子准备和由佳、晶子碰面,延着绳子找过去,途中还关了两盏手电筒,就在第三盏手电筒绑着的地方和由佳、晶子见到了。 「咦,等一等,妳们看,是阶梯耶!」直美指着前方的地上,那一层层臺阶。 「顺着这条路往山下走,就可以到马路上了,我们快走。」由佳说。 这好像溺水的人抓到游泳圈一样,我们没命似的顺着下山的臺阶跑,途中每个人都摔倒过,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赫然在前方视线下面看见了一盏路灯,那确实是一盏又大又白的路磴,这更激发着我们咬紧牙根,迈开这似乎有千百斤重的脚。 我是第一个踏上马路的,两腿都快软摊了,赤裸的身上满是汗水。 「到了……,我们到……马路上了。」我跪倒在地上,脸朝下,汗水聚集鼻头滴在地上。 直美、由佳和晶子也陆续跑到了马路上,她们或坐或跪,由佳「呕」的一声就吐了,冰晶的瘾在这体力即将虚脱的时候发作,我们都或多或少的吐了,也尿了一地,更糟的是拉出了稀屎。 视野濛濛的,我看见远处有几部车停在路边。 「那边……有车,我们快走,快走啊!」我说。 这上吐下泻的又流出了满身汗,感觉脱水相当严重,我们四个人搀扶着,慢慢的走到那些车边。 这里停了几部车,我们知道这一定是那些坏蛋开来的,可是每部车都锁起来了。 「我们就开这部,大家退后一点。」我选了一部车,用霰弹枪瞄准它的车门玻璃,「轰」的一声,打碎了车门的玻璃。 直美过去打开车门,清掉座位上的玻璃碎片,拔掉方向盘下面的塑胶盖子,拉出几条电线,她一条一条的让那些电线相碰,试了几次,终于有两条一碰就冒出火花,引擎动了起来,我们赶快坐上车,由直美开车,一直开到怒尻和裕子相会。 逃掉以后,我们躲了起来,躲了将近一年,一直都深居简出,不出去工作也不逛街购物,利用得来的那些不义之财治好了冰晶的瘾和身上的伤。当然我们把光碟寄到各大媒体,引起了轩然大波,丢官的丢官、下狱的下狱,所有关系人都被牵连出来。 还有,清点了我们弄来的不义之财,有一些还在会计师和律师那边处理的不在预估范围内,保守估计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有三千多万的财产。 一年多以后,整个事件的风声逐渐散去,摩理教也荡然无存,人们慢慢忘了这件事。某天,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比坐监牢好一点的生活,我一定要出去逛逛,室友们也很久没出去了,禁不起我一再豉譟,终于要做一次这一年多来的第一次逛街。 我们到了市区一家开幕也快一年的百货公司,我多久以前就想来了。因为关了实在太久了,加上口袋里的钱饱饱的,我们都买了许多昂贵的精品服饰。 「想想,有钱真好。」我说。 「是啊!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买这么贵的衣服。」晶子说。 「话虽是不错啦!不晓得是心虚还是怎么样,我总觉得有些人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是不是认出我们来了。」由佳说。 「不会吧!这事件自始至今,从没提过我们的名字和照片,我们一直就好像局外人一样。」直美说。 「不对,我和由佳有同感,我发觉有些男人看我的眼神很色,不是那种看到美女的色,很特别的感觉,好像看到明星一样。」裕子说。 「明星?……哼!」 这时我们刚好逛到音乐CD录音带、影碟区,已经有很久没有买到喜欢的音乐CD了,我们一走进去,每个人手上都各挑了好几片。这时有个男店员向我走来,他看见了我,一脸兴奋的表情,眼睛瞪得好大。 「妳,妳是吉川早苗小姐。」那男店员兴奋的带着笑意说。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甚么吉川早苗。」我说。 「不,我不会认错的,妳确实是吉川早苗小姐。」 「我跟你说我根本不姓吉川,甚至不认识任何一个姓吉川的人。」我说。这时由佳向我走来。 「啊,啊,妳是饭岛美沙子。」那男店员指着由佳,是一样兴奋的表情。 「你认错了吧!我不姓饭岛的。」由佳急忙辩说。 「他刚刚也说我是吉川早苗,还肯定的说绝不会认错。」我说。 「对,绝对是的,妳们两位一起出现在录影带里,绝对不会有错的。」 「录影带?这是怎么回事,你说的甚么录影带?」我问。 「请两位跟我到办公室,我给两位看一样东西,这边请。」那男店员完全正经又诚恳的表情,不像有恶意。 「好吧,我们跟你到办公室。」我说。 于是那男店员走在前面,我和由佳跟在后面,中途我们遇见了裕子。 「啊!妳,妳是小松美幸小姐。」那男店员指着裕子又叫着另外一个名字。「妳们三位果然是好朋友。」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叫我小松美幸。」裕子一脸茫然的样子。 「我也被搞迷煳了,不过他说有甚么录影带里有我和她。」我指着由佳,我不想让不认识的人知道我们的名字。 「不,不,有妳们三位,是妳们三位在录影带里。」那男店员又说了。 「好了,不要再多说了,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们快跟他去办公室看录影带吧!」由佳说。 此刻,我们跟着这男店员走进一扇门上贴着办公室牌子的房间,裕子转身去把直美和晶子都叫进来。 进入这间办公室,这完全是办公室的样子,一点也不容怀疑。那男店员拿出一卷录影带投入录影机送带口,按下遥控器,电视萤幕先是一阵乱讯,很快就出现画面,是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女人在做爱,那女人还叫着:「插我……,求求你,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淫娃,我喜欢……喜欢被你干,爱死你的……阳物,喔……顶到了,对……就是这样,再来……,再深一点……,啊……又洩了。」 那声音确实是我的,而躺在床上叫床的裸体女人也的确是我,那个跟我做爱的男人好像是……,那个银行家到底叫甚么名字,我倒忘了。 「这个是不是妳呢?吉川早苗小姐。」那男店员的表情似乎在说:妳还装! 那男店员按下顺转键,电视书面一阵快速的演出后又恢復正常,画面出现一男两女正在床上翻云覆两,很清晰的女阴正湿润着而阴道口微微张开,一根粗壮的阳物塞进那漂亮的阴道里,那女人叫着:「插吧!用力操我,啊……鸡鸡好大,我出来了,我的水水……出…出……。」接着画面里的男人说:「叫…叫……啊,骚女人……天生好洞,夹得好……。」 「妳是这卷录影带里最精彩的AV名星呢!吉川早苗小姐,全日本有超过一半以上的男性都认识妳哦。」那男店员又说了。 接着画面里的另外一个裸体的女人,就是由佳了,她也袒露着私处,让画面里的男人操着她,她嘤嘤嗯嗯的叫着床,乳房晃动得厉害。 「这位就是妳了,饭岛美沙子小姐,妳本人比电视上要漂亮多了。」 我转头看着由佳,她瞪大眼睛,嘴巴微张,一脸错愕的表情。 这时电视里传来由佳的叫床声,「我的屁股……还没被插过呀……,啊……好舒服,原来肛交这么舒服,用力点,嗯……再深点,两个洞……都要深点,插呀……,插呀……,啊……爽死了。」这时的由佳羞得满脸通红。 接着萤幕又顺转到另一画面,由佳嗯啊嗯的吻舔着一条阴茎,画面中的她那表情极为淫荡。片刻,由佳跨坐在那男人身上,画面拍摄到她平坦的小腹,和那形状迷人的阴毛,她上下套弄着,乳房也在晃动。 「妳快一点,我也很欠干。」电视传来我说话的声音。 我揉着阴蒂享受自慰。由佳渐渐加快套弄的速度,她欢愉的叫着床。而裕子在这时也加入,她轻捧着由佳的屁股。由佳起身把那男人让出来,而那男人却抓住裕子柔软的乳房,翻身坐起,把裕子按倒在床上,粗黑的阴茎狂野的插入裕子的阴道。 「啊……我洩了,不行,不行,顶到了,啊……。」裕子叫着。 裕子和那男人疯狂的干在一起,那阴茎激动的快进快出,抽到龟头凹沟系带,再狠狠的整根干进去,画面很清楚的出现那根粗黑的阴茎抽送着裕子如处女般娇嫩的阴部,阴道口渗出了爱液。 「投降,我不行了,再插……就要丢了,要丢了……。」裕子叫着。 这画面持续十多分钟之久,尽是裕子高潮时的样子。 「啊,好丢脸,好丢脸喔!连这里都那么清楚的拍到了。」裕子说。 「小松美幸小姐,妳是多少男人心目中理想的性伴侣啊!妳再拍一卷录影带,这一卷一定会破三百万卷的纪录。」那男店员说。 「三百万卷?那么这卷卖了几卷?」我问。 「两百多万卷吶!妳们三位一定赚到不少版税吧!哈哈,我们再继续看下去吧!」那男店员指着电视说。 电视画面出现那个男人抓住由佳的脚踝,把她拉到身体下,由佳尖叫一声,粗黑的阴茎插进了她敞开湿润的阴道。 「啊……进去了,插得……好深,我出了好多水喔……,我喜欢强壮的男人,爱死你的阴茎,啊哈……,舒服啊……。」由佳叫着床。 「甚么阴茎,叫鸡巴。」那男人喘着说。 「我的洞洞……被你插得……好舒服,喔……太快了,我受不了,啊……来了。」 「妳的屄水……真多,好屄……,屄……水多又会吸,跟妳一样,干起来够劲。」 「你的鸡巴……啊……好丢脸,喔……喔……舒服,射精,射精。」 「女精都射出来了,妳这骚屄,干上瘾了,叫妳变花痴。」 画面中的由佳伊伊喔喔的叫个不停,大约十分钟,那男人才把阴茎抽出。接着轮到了我,我趴着把屁股翘高,那画面清楚的拍摄到淫荡、潮湿、渴望被插入的阴道和屁眼。那男人抱着我肥嫩白皙的屁股,啧的一声,阴茎毫无阻碍的插入我的阴道。 「啊……我的天呀!这是甚么……鸡巴,干得这么深,把我BB……搞得又麻又痒。」我叫床了。 「妳们都有好屄,可惜都在我的屌下臣服了,妳这个会吸的洞我照样把妳的女精搞出来,叫妳求饶。」那男人说。 「比比看才知道,我的洞洞可不是好干……干的,啊……。」我说。 「好,看是我先射精,还是妳先丢精,妳输了怎么办?」 「让你干一辈子,随传随干。」 「可以,来吧!」那男人抽出阴茎「啪!」的一声拿掉保险套,再度插入我的阴道内。「妳洞里好温暖,名器,名器啊,我居然干到名器了。」 「识货,知道我的厉害了,这下你死定了,我叫你倒阳。」 「拼了才知道,我要征服名器,干妳一辈子。」 那男人技巧极佳的干着我,画面中的我乳房在晃动着,一脸淫荡的表情。 「插呀!干深点,喔……水来了,再顶一次……,再顶一次花心,啊……。」 这时观看电视中的我内裤已经湿了,虽然冰晶的毒瘾早已消失,但我可也有一年多没有再作过爱,其实很想再像电视里的我一样,找个帅哥再来做爱。 「你干我……,我也干你,我不会服输的,喔……舒服啊……,顶到花心了。」 「哦,妳干回来了,每次都顶到妳的花心,淫水愈来愈稠了,妳的女精快丢了。」 「早就丢了,太舒服了……,高潮……十多次了,小洞洞……快被你干穿了,你摸摸我的胸部、我的乳房……,喔……我美嘛?」 「美极了,妳的奶子肥嫩嫩的,奶头让我亲亲吧!」 「这样亲不到的,这姿势干久了……换个姿势吧!喔……嗯……。」 「又出水了吧!好,换姿势。」 「你老是佔上风,喔……又顶到了,好,我不动.用力干我吧!把我的女精操出来,我要叫床了、要叫床了,啊……啊……再快点。」 「妳的女精……迟早把妳干出来,老子先亲妳的美奶子,桂花奶油……。」 「这边,亲奶头,别吸……那么用力,啊……顶到了,搞出来了,换这边亲。」 「妳奶子漂亮,干起盪呀盪的,光看就舒服。」 「受不了,水……水要丢了、要丢了,啊……丢了,嗯…依…喔…。」 「啊……啊……,要丢了,再干深点,插……,再插,啊……丢了,要丢了、要丢了,啊……再插、再插。」 「啊……你开炮了,射吧!射吧!一次、两次、三次,啊……啊……我也丢了。」 那男人射精了,这录影带播到这里就结束了。 「三位小姐.帮我签个名吧!」男店员拿出几张照片,那全是从电视上翻拍下来的春宫照片,全是我们三个人袒露阴部和乳房的照片。 「这照片你从那里买的?」我问。 「一般路边的摊子都有在卖呢!」 完了。我心里想着,就算把我所有的财产全部去蒐购在市面上那两百多万卷录影带都不够,现在又多出这些淫秽、质地又差的春宫照片。 「走吧,我们赶快回去吧!我好想找个洞钻进去。」由佳说。 「三位不帮我签个名吗?」 「不了,不了,我们还有急事要办,对不起,请让让。」直美赶紧带走我们这三个失了魂的人。 走在这幢百货公司里,我和我刚进来的时候的心情完全不同,现在彷彿是赤裸裸的走入拥挤的人群中,每个男人都看过我全身赤裸的样子,甚至他们的脑海里正在幻想着我作爱,这倒还其次,以后我的丈夫和工作却怎么办? 煳里煳涂的我们正坐在车子里,往回家的路上。 「加奈子,我们用钱把那些录影带和照片都买回来,好不好?妳说好不好?」由佳说。 「就算把我们所有的一亿多的财产都拿去买那些「录影带和照片,也买不回他们的记忆,那卷录影带已经卖了一年多了,就算每个人拷贝一卷卖妳十块钱,我们都会穷得去当妓女。」直美直言不讳的说。 「那我们怎么办呢?以后找工作也难了,甚至交个男朋友都……。」由佳眼眶红了。 「其实我倒是想开了,买录影带!买照片!那都是不可能的事,那卷录影带可以使某人致富,他轻轻松松的比我们冒生命危险弄来的钱还多。」裕子说。 「没错,录影带里用的并不是妳们真的名字,就好像AV名星一样,在我还没有那么多钱以前,我还想当个AV明星呢!」晶子说。「加奈子妳还不是做过伴游,现在做AV明星,算是升级了。反正都有人先出了妳们的AV录影带,而妳们却是一毛钱也没赚到,别忘了妳们现在可是大明星哦!妳们看那个男店员对妳们崇拜的样子。」 「晶子说的对。」直美说。「妳们再出一两卷录影带,反正我们现在有钱,可以拍得唯美一点,渐渐的人们就会淡忘了,不再只是淫荡的印象,反而是美的化身了。到时候妳们的财产是现在的几倍,还要工作吗?找不到好男朋友吗?」 「嗯,我决定了,我决定要拍AV录影带,拍一卷很美很美的AV录影带。」裕子说。 「好,我和直美做妳的制作人和经纪人。「晶子说。「妳呢?加奈子。」 她们三个看着我,我想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了想,然后缓缓的点点头。 这时我们四人的目光转移到了由佳身上。

相关推荐